bcqp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鎮國天醫 愛下-第343章 不許欺負葉一凡鑒賞-xzyl2

鎮國天醫
小說推薦鎮國天醫
“你以为你是谁啊?!”
李博缘愤怒的叫道“你根本什么都做不到!”
“……”
面对李博缘的指责,叶一凡沉默了。
“你以为你治好了我的腿,让我可以站起来,这就是给我恩惠了吗?”
李博缘再次叫道“呸,根本不是,若不是因为你出现,我根本就不会落到这种地步,我的女儿也不会离开我!都是你,这一切全都是你造成的,你欠我的!”
听着李博缘的怒吼声,叶一凡感觉心里一阵阵的刺痛,这种感觉,无以复加,难以承受。
“对不起,爸。”
叶一凡低声说道。
“不许叫我爸!”
李博缘冷冷的看了看叶一凡,拉着叶诗诗就打算离开。
可是一直没有说话的叶诗诗,却不愿意离开爸爸。
“跟我走!”
李博缘看着叶诗诗怒道。
“不,我要爸爸。”
叶诗诗委屈的看着李博缘。
“他不是你爸爸,跟我走!”
李博缘怒吼,不由分说,直接将叶诗诗抱了起来,强行带走。
“爸爸,我不想回去,爸爸……”
听着叶诗诗的哭声越来越远,叶一凡默默的站在原地,然而他却无能为力。
这种痛苦,钻心的痛,让人难以承受。
“孩子,你外公也是为了你好……”
默默的流下眼泪,叶一凡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沉默了许久。
嘀嘀。
逆龙道
直到一声汽车喇叭的声音传来,李欣怡和胡秋雨下班回来了,叶一凡这才惊醒。
“叶一凡,你冷在那里干什么?诗诗呢?上楼去了吗?”
李欣怡一下车,立刻打听叶诗诗的下落。
“被你爸带走了。”
叶一凡低头说道。
“我爸?”
李欣怡愣了一下,随后不悦的看着叶一凡,叫道“你……你怎么不拦着他!”
“我没有办法阻拦……”
叶一凡无力的说道。
“你真没用!”
李欣怡气呼呼的看了看叶一凡,随后转身上楼去了。
不一会儿。
李欣怡收拾好了行礼,下了楼,来到叶一凡的面前,冷声说道“你,跟我走……”
“不了。”
叶一凡摇了摇头,目光看向李欣怡,言道“我不去了。”
“不去,你就是懦夫!”
李欣怡冷冷说了一句,随后拉着行礼就走。
“懦夫……”
叶一凡淡淡的默念这两个字。
在这个世界上,总有人办不到的事情,懦夫这两字,该怎么去理解?
难道去抢回女儿吗?
这样真的好吗?
感情的事情最为复杂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,每个人的答案也都不同,这世界上,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还要复杂了。
想了片刻。
叶一凡转身,追上了李欣怡,帮着李欣怡来了行李箱“我帮你拿。”
李欣怡淡淡看了看叶一凡,没有说话,任由叶一凡拿着行李箱,很快一辆出租车到来,上车,离开。
一路上,两人没有说一句话。
到了幸福小区,李欣怡也没带钥匙,按了一下门铃。
“是欣怡回来了吗?”
李博缘的声音传来,笑呵呵的“我不把宝贝孙女带回来,你还不回家了是吧……哈哈……”
卡扎。
门打开。
李欣怡板着脸,看向李博缘,叫道“你什么意思?”
“什么什么意思?”
李博缘被女儿李欣怡的气势吓得一愣。
“我让叶一凡去接女儿,你凭什么带走?!”
李欣怡怒道。
狐狸爱上兔
“我不是为了让你回家来吗?”
李博缘支支吾吾的说道“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,每天不回家,住在别人家里,这算什么?”
“那你也不能这么欺负叶一凡!”
李欣怡怒道。
这番话,让站李欣怡身后的叶一凡为之一愣,心里有一股暖暖的感觉,李欣怡居然在维护叶一凡。
“他?!”
李博缘闻言,则是一副很不屑的样子,叫道“在这个世界上,我李博缘谁都不敢欺负,也没有任何人欠我的,可是就这个叶一凡不同,他欠我一辈子的幸福!”
“我不管你什么欠不欠的,以后,不许你这么欺负叶一凡!”
李欣怡不爽的叫了一声。
她才是一家之主,李博缘也害怕。
看着李博缘不说话了,李欣怡转身,对着叶一凡说道“进来。”
“哦……”
叶一凡点头,老老实实的跟着李欣怡走了进来,关门。
路过李博缘身边的时候,李博缘还给了叶一凡一个瞪眼。
李欣怡一走进家里,四处看了看,随后立刻开始发牢骚了“你瞧瞧你,我才几天不在家,家里都乱成什么样子了?”
一边说着,李欣怡一边开始了打扫。
面对李欣怡的发牢骚,李博缘一点脾气都没有,还得陪着笑脸。
不过一转身,李博缘看向叶一凡,趾高气昂,叫道“你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去帮忙?”
“好。”
綜漫之聆風
魔鬼戀人之歲月之書 瑾四王爺
叶一凡点头,这也是他应该做的事情。
两人联手将家里整顿了一下,李欣怡累得靠在了沙发上。
李博缘则是端来泡好的咖啡,笑嘻嘻的端给女儿李欣怡,说道“累了吧,来,喝杯咖啡,我知道,这是你最喜欢的品牌,我今天早上特意去超市买的。”
“哼。”
李欣怡气呼呼的拿了咖啡,也不说谢谢。
李博缘也美半句怨言。
不过他可没给叶一凡泡茶泡咖啡,转身就对着叶一凡冷哼,说道“你干什么看,别以为给我家打扫一下卫生,我就会感激你。”
“没有……”
叶一凡摇头。
“想喝咖啡吗?”
李博缘冷声问道。
“不用了,我和诗诗说声再见,立刻就走。”
叶一凡言道。
来到女儿的房间。
只见叶诗诗此刻一个人无精打采的抱着一个布娃娃。
全能運動員 過關斬將
“诗诗……怎么了?不高兴啊?”
叶一凡微笑着走来。
“爸爸!”
听到叶一凡的声音,叶诗诗立刻跳了起来,一下子扑进叶一凡的怀抱之中。
小棉袄太粘人了。
混過天真歲月
父女两在一起说了一会话,听到外面传来李博缘的咳嗽声,叶一凡微笑道“诗诗,爸爸要回去了,下次再来看你。”
“不行,爸爸,我不许你走!”
叶诗诗很坚定的赖在叶一凡的身上,不愿意松手。
“爸爸也不想走,可是……”
叶一凡沉默了,他可以做到任何事,可在这里,他没有任何的办法。
而且这里的事情这么复杂。
“你和妈妈在一起,不就可以不用离开了吗?”
叶诗诗忽然在叶一凡的耳边说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