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gps9優秀都市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愛下-第八章 效忠鑒賞-74n7c

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
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
“这就是我追求了许久的生活啊~”享用完中式古风早餐,莱尔挑了个看上去最受的侍女要求提供膝枕服务,此刻浑身上下散发着废人的气息,完全看不出是昨天的弑神者内战的参与者。
已通过《五狱圣教》的情报系统得知莱尔的出生背景的陆鹰化,仿佛看不见眼前的丑态一般,好奇地笑问:“叔父大人不也是出生于欧洲知名的魔女家族吗?应该不缺乏侍候之人吧?”
尽管一直隐藏实力,‘继承人’的位置由姐姐占据,可区区女仆根本谈不上什么珍贵的家族资源,不大可能没有配备给正统家族成员。
梅家大院 蕭落雪
凤舞天下
手指不自觉地把玩着侍女的头发的莱尔以嫌弃的腔调解释道:“魔女的刻板印象是什么?尖顶帽、扫帚、使魔。我家的侍从全是外观上就讨人嫌的乌鸦、黑猫、黑狗,它们做不到的家务就只能亲力亲为。”
陆鹰化对家族文化表示理解,不说别人,由于罗翠莲不喜欢一切在清朝后被发明出来的科技产品,当他在庐山修炼时不能配备智能手机,想跟父母或下属联络就只能靠纸鸽传书(暂未习得高深的远程联络用道术),彻头彻尾的不合理。
陆鹰化看似自然地再问道:“不过,以叔父大人的才能,假如有那个意思的话,想要什么都能得到吧?”
“啊,这是想套我的话吗?”莱尔可不像罗翠莲那么好糊弄,只是这部分也算不上需要竭力隐瞒的内容,随口解释道,“最初我只是担心过早暴露天赋,有可能会死在血亲手中。”
“合理的担心。”陆鹰化忍不住联想到自身,若不是年幼时暴露出惊才绝艳的武学天赋,他也不会被罗翠莲殴打了这么多年,连对女人的审美观都扭曲了。
至于以这些年的苦楚换取凌驾于大骑士的实力到底划不划算,他的理性给出的答案是‘划算’,奈何心里那一关无论如何要跨不过去,师傅的爱实在是太沉重了!
“而长大后,发现所谓的《青铜黑十字》干部全是战五渣,继续隐藏实力是为了方便行动。”莱尔想了想,举了个大概率的发展,“假如我提前公开实力,《青铜黑十字》估计会命令莉莉娅娜担任我的女仆,以她的个性会竭力阻止我前来找翠莲姐求证答案,而我一般是很难拒绝女仆的请求的……”
“…………”陆鹰化默然。
莱尔伸手指向陆鹰化,笑道:“你刚才是在想【你他丫的就不该来庐山,给我们添了多少麻烦了】吧?”
“怎么可能!”陆鹰化连忙摇头,伪装出最诚恳的神情,“如果叔父大人不来庐山,又如何会成为师傅的义弟,对此我只感到庆幸!”
伸出的食指收回,换成竖起的大拇指,“虽然很假,但嘴皮子耍得真不错,感觉会是比莉莉娅娜好用十倍的小弟。”
“叔父大人是我的长辈,不管有什么吩咐,鹰化定必竭尽全力效劳。”陆鹰化心中暗自叫苦,表面上还是只能赔笑道,“不过……叔父大人的情报,估计很难继续瞒下去。”
一是莱尔和罗翠莲打得过于激烈,连地形都改变了,【庐山地区发生大地震】的假新闻只能欺骗普通民众,里世界人士谁都知道一定发生了与武侠王相关的大事件,必定会派出情报人员进行调查;
二是里世界部分魔女、媛巫女具有灵视能力,其中的强者甚至还能预见未来,获得已发生的事件的情报对她们而言并非难事;
三是陆鹰化为防止《五狱圣教》其他成员瞎了眼招惹到莱尔,已经将情报传了回去,其他人也必然会是同样的想法将情报传给亲信,情报将以【我只告诉你一个,你别告诉其他人】的方式传出去。
莱尔摆摆手,不在意道:“没所谓啦~前来庐山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和翠莲姐干架的心理准备,干架之后的结果我大多能预料到……唯一没能预料到的,是翠莲姐竟然这么可爱~”
“可、可爱吗?你说师傅!?”陆鹰化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,只感到一阵恶寒掠过。
霸世妖途
自家师傅长得漂亮,这点他不得不承认,可除了外貌以外的其他部分都是垃圾,不能侮辱‘可爱’这个词。
“你这什么反应?”莱尔意外道,“你刚才不是一通忽悠,将你师傅骗去昨天的战场施展权能催生植被吗?你出去随便找个女高中生,谁他喵会吃你这一套啊?”
权能-百草芳菲、千花缭乱对环境改造的效果是永久性的,植物不会因为结束权能而枯萎,只是恢复到正常生长状态,因而可以用来覆盖昨天的战场,便于欺骗普通人。
附带一提,如果罗翠莲竭尽全力、长时间施展这个权能,可以让Z国全境都化作森林,万幸她只是一名科技厌恶者,不是自然守护者。
“……我觉得这个跟‘可爱’不是一回事。”陆鹰化也承认师傅某些方面很单纯,但‘可爱’是绝对不会承认的!
妖妃御邪王
男色撩 呦呦蓝
“随便你吧,反正我就觉得很可爱。”莱尔又玩起侍女的头发,“当然,最可爱的还是女仆~”
“…………”陆鹰化表示果然弑神者里没一个正常人,他一个人要照顾两个弑神者,实在是太难了!
【看书领红包】关注公.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!
“话说回来,我打算在翠莲姐的道庵住一定时间,有推荐的选址吗?道庵由我来建吧。”辍学也是某人计划之内的发展。
》》》》》》
“父亲,是艾丽卡那边又有所行动吗?”《青铜黑十字》发出紧急召集令,莉莉娅娜连忙结束训练,前往担任总帅的父亲的办公室先一步探询情况。
暑假期间第七名弑神者诞生,其名为“草薙护堂”,R国16岁高中生,被弑杀的神明为韦勒斯拉纳,随后与萨尔瓦托雷-东尼爆发激战,以两败俱伤告终,现已返回日本。
《赤铜黑十字》的‘深红恶魔’艾丽卡-布朗特里宣称自己是其爱人,并促成《赤铜黑十字》、《老贵妇》、《雌狼》、《百合之都》向其宣誓效忠。
敌对组织找到了弑神者当靠山,《青铜黑十字》为求自保,最近一直在商议究竟是向萨尔瓦托雷-东尼还是向萨夏-德扬斯达尔-沃班效忠……目前赞成向老牌弑神者投诚者居多。
“不……该怎么说呢?”总帅表情十分微妙,将一份传真文件递给女儿,“你还是先看看吧。”
莉莉娅娜接过文件,很快便失声叫道:“不可能!?莱尔他成了第八名弑神者?!”
“确切而言,应该是第六名或者第七名。”总帅指正道,“他是在数年前首次弑神的,算一下时间,大概与萨尔瓦托雷殿下同期。”
“这……?!”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原来早就是弑神者,莉莉娅娜发觉自己找不到话语来描述感想,只能先认真看完文件。
“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隐瞒实力……”总帅拍拍女儿的肩膀,露出愧疚的笑容,“不过,最起码我们现在知道该向谁宣誓效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