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bmst熱門玄幻小說 前方高能 起點-第九百七十七章 歌聲熱推-4kaz6

前方高能
小說推薦前方高能
众人意识到此时自己听到的歌声极有可能来源于厉鬼、精怪之后,便都失去了欣赏之意,反而变得忐忑无比。
那哼唱的小调却并没有停止,反倒越来越高亢,像是带着穿破云霄之力,击破黑雾的阻挡,传入众人的识海里。
“别多听,捂住耳朵,抱守心神。”
声音越发显得凌厉,像是紧绷的弦,弦断便会伤人。
老道士生性警惕,出声提醒周围的人。
大家一听这话,都忙不迭的听从他的吩咐,伸手死死的堵住了耳朵。
“没有用的。”宋青小背对着众人,缓缓开口:
“这声音来自于阴气的干扰,直接通过神识传递。”
只要人的意识还存活,便会难免受声音的干扰,捂紧耳朵也是没有用的。
果不其然,她话音一落之后,大家也发现无论如何堵塞耳朵,那声音仍旧能清晰的传进众人的脑海之中。
‘咚咚咚’的急促杂乱的心跳声中,众人拼命的摇着头,死死的闭紧了眼睛,以抵御这越来越高后令人感到头皮发麻的调子。
但好在这种高亢的歌声并没有持续许久,约十来秒的时间之后,那高到像是连成一线的尖叫声突然戛然而止。
“呼——”
这一会儿功夫,吴婶等人身上已经被冷汗浸湿。
声音消失之后,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静谧。
仿佛吹刮的江风都在这一瞬间停止,但耳朵遭受到先前的那一波音波攻击后,不知是不是因为紧张带来的后遗症,赶车的老头儿甚至觉得自己的耳朵里像是出现了‘嗡嗡’的耳鸣声响。
这种空旷到极致的安静并不能使人感到舒适,哪怕知道周围有星辰的守护,可老道士等人还是都抬起了头。
直到看到宋青小的身影还在对面数米开外的船舷处,一干人才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從島主到國王
“啦——啦啦——”
这一口气刚松懈,那少女柔和的哼曲声又响了起来。
只是这一次的哼唱声比之先前的肃杀要温柔不少,仿佛带着轻柔浪漫的安抚似的。
但众人并不敢松懈,因为在这轻哼声响起的刹那,前方茫茫的江面之上,突然有红光闪了数下。
像是黑雾之中有人点起了一盏红色的小灯,灯光冲破黑雾,传入众人的眼帘之内。
随着这红光一响起,少女歌声越发清晰。
沈庄一直以来都很富裕,又水上交通发达,使得此地极为繁荣,常年都有人往来不绝。
若是没出事时,河道之上时常都能听到装了歌女的船只,往来穿梭,寻找喜好风雅的客人。
吹拉弹唱之声不绝于耳,哪怕夜晚时分,也能听到靡靡歌声。
可此时是什么时候?
四周没有人烟,众人前一刻才遇了鬼。
这会儿见到灯光,听到歌声,大家并没有第一时间以为碰到了人,反倒各个都头皮紧绷,紧张得死死咬住了嘴唇。
只见红光越来越近,除了歌声之外,还能听到船只划开水流发出的‘哗哗’的波浪声。
黑雾被分开,一艘小船从黑雾的方向缓缓往众人的方向飘了过来。
那小船并不大,恍惚看去似是仅能容纳一人而已,有些像少女采菱时所划的小舟。
船头处点了一盏小灯,散发着红色的光晕。
“那船上有人!”吴妮儿喊了一声。
那船驶得近了,只见船上果然侧身匍匐着一个人影。
————
从那婀娜的身影看来,应该是个俏丽的佳人,披散着一头乌压压的浓密发丝,穿了一身红色的纱衣。
那细纱织得十分轻薄,随着船行而飘逸,像是一串萦绕在她身侧的红色雾气,将她婀娜有致的身段包裹在内。
轻飘飞了起来,露出了她一双修长玉润的腿。
红光笼罩之下,她的一只腿微曲,一只玉足却踢出了船外,挂在了船舷之上,沉入了江水之中,踢打着江水前行。
明朝闺秀
我的女友是系花
‘哗啦——哗啦——’
水花被她一只雪白如玉的脚踢了起来,同时歌声也随之响起:
“大红灯笼高高挂,龙凤花烛爆火花,梳妆打扮穿喜服,等着郎君把房入——”
“啦啦啦——”
别说谎了,娘娘 允巫童
众人听到了她的歌词,竟像是唱的新婚喜事。
从外表看来,此女半点儿不见阴邪之处,也不像之前附身于吴婶等人身上的鬼物。
甚至以老道士的修为,也没有感应到她身上有丝毫阴气的存在,不由开始怀疑此人到底是不是鬼了。
鬼物阴气重。
痞女拽進花美男吸血幫
越是修行的时间长,那股阴怨之气会化为煞气,挡都挡不住。
可此时他却没有感应到这女子身上有丝毫的阴怨之气,仿佛就是一个憧憬着新婚,唱着情歌的普通少女罢了。
而宋青小先前摆出这样的阵仗,又将众人围在了圈中,摆明是认为来者不善的。
联想到她之前出手之凶残的程度,老道士不由有些担忧:
“青小——”
他唤了一声,接着就听到宋青小冷冷的道:
“唱的什么乱七八糟的,听不懂!”
“……”
她这话一说完,对面唱歌的少女一下就僵住了。
那提起的玉足抬在半空之中,像是一卷录影带被人按了个暂停键似的。
歌声也跟着停了下来,前行的船失去动力,也跟着在江心之中顿住。
‘滴答!’
一声水花声响,不知是黑船上的那具被沈太太撕破了脸的尸体滴落的血,还是那少女举起的脚上沾的水珠落入江水之中。
但这一声水滴声响,将这静寂打破。
“不好听吗?”
少女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,像是带着几丝忧怨的感觉。
“有话直说不好吗?”宋青小气定神闲,平静的看着停在远处的那小船:
“唱什么歌?”
“……”老道士的眼皮抽搐,吴婶等人都觉得这样的对话如果不是发生在闹鬼的沈庄,若是两个妙龄少女这样对话,真是有些尴尬了。
“不好听吗?”
“你死于洞房花烛时吗?”宋青小没有理她的问话,而是直接问道:
“你叫什么名字,生于哪一年?丈夫是谁?为什么死的?”
说话的同时,她分出一缕心神沉入识海,试炼任务显示着:白首之约。
任务完成:奖励积分100000。
这一路行来都只遇鬼怪,指向都与沈庄有关。
东秦无我的身份还只是猜测,任务的线索都不大明显,好不容易走到现在,遇到了一个女鬼,终于说出了一点儿令宋青小感兴趣的线索来。
“不好听吗?”
那侧卧的女子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是像深受她的几连问打击般,话语之中露出泫然欲泣的抽噎声来,好不惹人怜爱。
“你只会说这一句话?”宋青小皱了皱眉头,眼中不免露出有些苦恼的神情来。
她一直按捺没有出手的原因,就是感应到此女身上的阴煞之气极重,远非之前那些道行低微的阴鬼可以比拟的。
还以为遇到了与任务相关的鬼怪,可如果她只会重复这一句话,可能就是自己将她高估了。
看样子,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鬼,但至少透出了与任务的少许关联。
想到此处,宋青小叹了口气,寒冰缓缓在她掌心之中出现,幻化为一枚长约三尺的冰剑。
“青小……”
老道士宅心仁厚,怕她莽撞出手,错杀无辜。
但他话没说完,宋青小就像是猜出了他心中的想法一般:
“师傅。”她平静的将老道士的话打断,对于这位一直以来表现得正直而仁义,且又对她百般爱护的老道士,她展现出了难得的耐心来:
“此女头上的那盏灯可不平凡,以魂灵之力才能点燃。”
况且她能从阴煞之气的阻挠之中一路平安来到此处,可见她的非凡。
“江水之中阴气很重,普通人碰到都能冻伤皮骨,可她却能赤足踢水,独身一人驾着小船来到这里,显然有些能耐。”
宋青小的这话一说完,老道士的目光变得谨慎了起来。
恶魔的法则3 郭妮
他也发现了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,不该以单纯的感应阴气来断定对方是不是鬼怪!
老道士看不懂那红衣少女头顶的那盏灯的来历,但从宋青小所说‘魂灵之力才能点燃’中可以得知,此灯的不凡。
更何况此时的沈庄外围何等可怕,方圆百里都已经没有人烟,像是被布下了一个巨大的鬼打墙船。
自己这一行如此多人,费尽千辛万苦才能来到此处,中间还死了沈太太一家四口不说,连船上的一个男人都被咬死,才行到此处。
偏偏这少女敢独身外出不说,正如宋青小所说,她穿着一身红衣,赤足踩进江水里面。
“我们的船在前行,她的船却没有再动,又能和我们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,这可不是一般鬼魂能办到的手段。”
宋青小这话又提醒了老道士,他再定睛一看,果然如她所说一般,他的表情微微一变,像是懊恼于自己没有认出此鬼一般。
“不好听吗?”
迟迟得不到宋青小的回应,那少女的声音迅速的阴冷了下来。
她好像并不在意宋青小与老道士关于她身份的讨论,反倒对于宋青小评价她歌声的话耿耿于怀。
甚至在宋青小再一次的没有回答她这话之后,她的语气降至冰点:
“我唱的不好听吗?”
说话的同时,她一直侧躺着的身体终于动了,那满头铺散的青丝缓缓洒落,如瀑布般坠入水中,她以极慢的速度缓缓的转过了头来。
那如云的黑发映出一点雪白的面庞,那脸转了一半,令人感到恐惧万分的是,她转过来的那半张脸,如同平铺的纸板。
没有眉骨与鼻梁的曲线,也不见长翘的睫毛,与她婀娜动人的身段给人的印象截然相反,这转过来的半张脸像是被人抹去了五官。
吴婶等人的恐惧心瞬间飙升至顶点,想要尖叫,却又怕引起了这女鬼的注意一般。
“我唱的不好听吗?”
那女鬼的脸完全的转了过来。
这是一幕极为恐怖的画面,丝毫不亚于先前沈太太的尸变。
那绝美的身影之下,是一张平整的面庞,没有眉毛、眼睛、鼻子与嘴唇。
说话的时候,声音像是被一层薄薄的绢蒙住了般,从她那平整的脸庞中散逸出来。
若爱只是隔岸观火 梧桐君子
“你的脸呢?”
宋青小的目光落到了她那一张脸上,她的脸平整一片:
“就算死了,也无脸见人吗?”
“……”
这话一说完,四周的空气迅速阴寒。
‘呼呼’刮过的风也停止了,前行的黑船也像是遭到了什么神秘力量的阻止一般,停了下来。
少女举起的那只玉足上水珠顺着足底缓缓滑落,汇聚在脚后跟处,‘滴答’一声落进了江水里面。
“你们的死期到了!”
那无脸少**冷至极的开口,像是终于被宋青小的话所激怒,竟不再重复的问她先前的问话。
“我要你们死在此处!”
她冷冷的话音一落,那举起的玉腿重新落入江水之中,发出‘扑通’的声响!
水波溅了起来,阴风‘呜呜’的再次刮过。
她满身飞扬的红色纱裙像是燃烧的焰火,飘出数米长,接着缓缓沉入江流之中!
在她话音一落后,宋青小二话不说,握紧手中的冰剑,用力往她的方向斩出。
剑气划破长空,带起一道长长的,形同桥梁般的霜雾,‘轰’的一声将小船斩中。
冰系灵力轻易将红纱撕裂,但在碰到船的刹那,还未来得及将这女鬼连船一并封住——
那女鬼冷笑了两声,船头的红色灯光闪了两下,竟瞬间熄灭了。
与此同时,那女鬼的身影、船只在眨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但那红纱还未消失。
飘扬的红纱落入江水,转瞬将江水染红。
‘哗哗哗——’
先前还平静的江流,像是须臾之间便变得水流湍急了许多。
江水自上而下奔涌,如同奔腾的波滔,异常澎湃汹涌。
可说来也怪,这艘载满了人的黑船,却在这水流之中逆风前进,像是被无数双无形的手推着飞快往前走。
“水,水……”
船上众人被这一番异变惊得不轻,一个靠着船舷的男人壮着胆子往江水之中看了一眼,突然发出一声惊呼:
“……水变红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