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z1bo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txt-第133章 我是不死之體,你殺不死我分享-vk9te

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
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
“休想!”
冷千杨御剑飞起与她缠斗在一起,只听红仙女哈哈大笑着说:“原来你受了很重的内伤?陪我一夜,解药我双手奉上如何?”
冷千杨的剑气攻击的更加狠辣,怒声说:“立刻交出来,否则我就把你扔火岩里去!”
红仙女见目的没有达到,恨声说:“我是不死之体,你杀不死我的!”
“那你就试试!”
冷千杨的身子越长越高,眉心的红痣瞬间裂开,散发出夺目而灼热的红光。
犹如警车头顶上安装的大号红外线射灯,红光所到之处燃起烈焰,热浪滚滚。
“千杨不可!”
元庭挺身而出,死死地抱住冷千杨的腰身说:“不可再造杀孽,千杨,你会被反噬的!”
众人一阵倒吸冷气,都是面带惧色,往后退。
苏青之发现自己身旁的的弟子抖如糠筛,她心里起了疑惑,侧头问道:“仙君怎么了?”
“那是幻水之眼,毁天灭地的幻水之眼,仙君这是气疯了!快跑!”
“这是上古玄火!后退,赶紧后退!”
众人惊叫着抱头鼠窜,就被一股极大的力量掀翻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“啊!啊!”
红光蔓延到哪里,哪里就响起凄厉的惨叫声。
“仙君饶命,解药我给,饶我一命!”
红仙女声嘶力竭地惨叫着说。
苏青之脚步一顿,就听李野大声说:“苏师弟靠你了,快唤醒他,快呀!不然整个灵山都会被烧成灰烬的,我们所有人都得死!”
我的天,原来小红这么凶残,自己这会两眼摸黑,怎么唤醒他?
“用伏羲琴,快!我来助你!”
網王之冰山我們戀愛吧
这次出声的竟然是元庭?
临危受命,苏青之只得站在石台上,缓缓地拨起琴弦,每拨一下都重若千斤,琴波挡起蓝色的涟漪将烈焰阻挡了起来。
“谁敢阻我!”
冷千杨怒喝一声微顿了几秒,身子又长了数丈,眉心的红痣又发起一波猛烈地攻击。
不行,顶不住啊,还有什么办法?
“早知道就不叫苏师弟犯险了,仙君都疯魔了!”
李野急的直跺脚,埋怨地说。
事已至此说这些有什么用,元庭微一沉吟,揽住苏青之的腰身说:“现在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,小苏,牺牲你一下!”
“喂!”
苏青之忽地发现自己被元庭御剑带着,竟然直接送在了冷千杨的背上?
灰姑娘的童話愛情
末世帝王系統
“快,抱着他的脖子,叫千杨哥哥,快叫!”
元庭的语气十分急促,像是身后有豺狼再追。
赶鸭子上架呢?苏青之还在愣神,就发现自己的唇瓣竟然挨到了冷千杨的脖颈?
他的身子猛地一抖,下意识的用手托住自己的身体,艰难地扯了扯嘴角说:“怀…玉?”
子璋 吴沉水
为了解救苍生,勉为其难地牺牲一下。
一贱倾心,相爱相杀
苏青之将他的脖颈抱得更紧了点,低低唤道:“千杨哥哥,住手。”
沙哑又清冷的声音贴着耳畔擦过,冷千杨心头大震,眼里闪过那副魂牵梦萦的画面。
雾气迷蒙的黑云里,自己背着一个人在走,他也是这般唤着自己:“千杨哥哥。”
“千杨哥哥。”
四个字如一道柔光在冷千杨心里生根发芽,瞬间就长成了参天古树。
他脑海里漫天的杀意如浑水一般褪去,晃过神来,侧头看着背上的人,喉头滚了滚说:“好。”
情人谷里又恢复了平静,红仙女交出解药后连滚带爬地逃进了峡谷的深处。
苏青之的眼睛被蒙了一圈清凉的锦带,她极为不耐地推开递在手里的茶杯说:“这什么茶,苦死了,我不喝!”
“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不会了,怀玉。”
冷千杨的衣衫上被甩了几滴茶渍,他丝毫不恼,满是愧疚地说。
“离我远点,我要穆大哥,穆大哥你在哪里?”
苏青之一叠声地喊道。
“苏兄弟,你听仙君的话,多喝点水排毒,这样才能好的快。”
穆沉英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嗯?他俩怎么突然达成一致意见了?
苏青之满是不甘地说:“穆大哥!”
“咚。”自己手心里被人放了一颗圆滚滚的糖豆?
李野大咧咧地说:“我找崆峒弟子要的,蜜桃味,去去苦味。”
懂我者,李野呐。
苏青之嘴角的小酒窝露了出来,虚空抓住他的手握了握说:“好兄弟,好样的!”
这修长有力的手指,温暖又宽大的手掌,这分明是仙君的手?
老尴尬了,这盲人的日子太生疏..握错了人。
苏青之正要抽回,就被人按住了手腕说:“别动,给你诊诊脉。”
没有抢到握手机会的穆沉英,脸如寒冰瞪着冷千杨,压着心里的怒火说:“苏兄弟,你最喜欢什么,我送你一件回礼。”
苏青之尴尬地沉默着没有接话,因为她发现自己这会有点内急,偏偏暂时瞎眼了,怎么办?
自己周围全是冷千杨的人除了穆大哥,便宜表哥出事,三万两赎金他眼都不眨就愿意替自己垫付,这人侠肝义胆,靠谱。
苏青之站起身说:“穆大哥,我想去解手,你可否陪我去?”
得到陪伴机会的穆沉英双眼亮如寒星,爽朗一笑说:“刚好,我想去抽根纸烟凝凝神。”
“我陪你去。”
收起的扇子,不容置疑的口气,冷千杨站起身将爪子搭在了苏青之的胳膊上。
须臾间他的双手就被紫冰缠住了,苏青之冷着脸威胁道:“仙君若执意如此,我会永远消失在你面前。”
又威胁我!
冷千杨怒目而视,瞅着眼前的瘦弱弟子蒙着眼的娟带上渗出点点血迹,那些怒气忽都成了无尽的苦意,说:“如你所愿。”
如此傲娇的仙君心甘情愿被威胁?
苦到极致得来的甜才更弥足珍贵,苏青之嘴角划过一抹狡黠的微笑,活像个奸计得逞的小狐狸。
这抹笑意被站在角落里生闷气的元庭尽收眼底,他眸色一暗,心里有了主意。
一身畅快的苏青之返回时,被远处低声交谈的两个人引起了注意。
因为他们谈论的话题好巧不巧的是:“川西村。”
穆沉英见苏青之脚步一顿,猜到了几分缘由,揽着她飞身跃起坐在树枝上说:“这个位置隐蔽。”
苏青之竖起耳朵,听到那弟子叽叽咕咕地说:“今日的景象你们觉不觉得很像三十年前的川西村,那次也是上古玄火攻城略地,仙君大杀四方才镇住了那个凶兽。”
“对,听我们掌门说当时建法阵的时候,他还在现场搬砖来着,三天三夜熬成了兔子眼。”
三十年前川西村镇压凶兽是冷千杨的杰作。
那么十年前呢,原主父亲身死的时候,他有没有去过川西村?
以前自己一直不敢去面对这个问题,现在是避无可避。
苏青之捏着胸前的哨子下了决心,就是今夜,问出个结果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