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w75o火熱都市异能 戰神之踏上雲巔 起點-第六百三十四章 偷渡相伴-ntlaj

戰神之踏上雲巔
小說推薦戰神之踏上雲巔
另一边,远在皇都的人皇也是大手一拍,这个南域王一日不回,他是一日不能心安啊,而且这次他可是给这三人准备了一份大大的礼物,绝对会让他们震惊不已。
死神之星幻閑人傳
“宣礼部,去港口迎接他们!”
听到高座上那人的吩咐,一旁的曹公公赶紧小跑着走了出去。
从刚才陛下的脸色上他可是看到了欣喜,显然是遇到了什么好的事情,而且刚才陛下虽然未说,但是他也知道,这定是关于正相大人和大国师的事情。
此时皇都的所有人也接到了这一消息,全部朝着那港口的方向涌去,等这南域王归来以后,那这整个夏国算是一统了,为了迎接这最后的一幕,不少百姓也是欢天喜地的想要一探究竟。
“上亭”院内,暗影也收到了一条消息,迅速的命令所有人立刻整装待发,王爷已经告知,他们肯定会在江上遇到一些麻烦,甚至还会有更大的麻烦,让他想尽一切办法派人前来碧江上迎接他们。
对于那个李斯,炎辰到不是很在乎,以他的实力无非就是派出几名杀人,无论成功与否最起码也证明自己出手了,而高高在上的那人就不一样了,他要的有可能会是一网打尽,或是说派出更强大的力量来对付他们其中一人。
暗影也深知这件事情的可怕,立刻安排好了数人,此时整个“上亭”在外人看来丝毫没有什么变化,门口还是一如既往的轮换守卫,还有几名不停巡逻的兵士,可在暗中已经有不少人乔装打扮朝着那港口而去。
“大哥,我都不记得我有多久不出来看看这碧江了!”
站在甲板上,夏诗姸面色忧伤的说道,没有离开之前还不知道自己原来是那么舍不得离开南域,可是此时远在碧江之上,心底的那份思念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下去。
“小妹,快进去吧,父王可说了,外面有危险,说不准就从哪里冒出子弹,飞剑什么的!”
“大哥,我看你是糊涂了吧,还飞剑,子弹,你看这一望无边的江面,哪有什么人会射来子弹,你多虑了!”
虽说有离别乡愁,可是江上这美丽的风景实在是让她不忍错过。
極樂天尊 望月雙角
“姸儿,庞德快进船舱,外面危险!”
此时坐在船舱内的夏延大声喊道,昨日他们在屋里商讨了半天,可是知道在这平静的江面上不知有多少危险在等着他们呢。
这一路驶来,只要是路过的一艘小船,都让他紧张不已,生怕里面会有什么坏人,暴起伤人。
羅蘭傳奇 佳夢
“父王,我知道了,这就回去!”
站在船头的夏诗姸看着不远处驶来一艘小小的客船,只是奇怪的嘀咕了一声,接着便走进了船舱。
“父王,刚才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船,他们在打鱼哎!而且还是一艘客船。”
“打鱼?客船?”夏延面色一顿,虽说打鱼算不得什么,可是用客船打鱼可是很少见到的。
不一会,被女儿说的那艘客船就缓缓的驶进他们附近,不等喇叭里喊出话语,便主动躲闪开来。
“在坚持一会吧,再有两个时辰就到皇都了!希望这一路上千万不要出事情啊!”
俯瞰全场
夏延不停的双手合十嘀咕着。
枕边囚宠:租个娇妻生个娃 雪娇儿
“砰!”
突然一声枪响传来,接着便听到了,有人大喊敌袭的声音。
砰砰砰…
响声顿时络绎不绝,而且听其声音,子弹着实密集的很,丝毫没有停歇。
“父王。”
夏诗姸愣愣的看着夏延,她可是从小都这么大也没有见过战争是什么,被以为是很好玩的事情,可是耳边在听到那密集枪响的时候,她这才知道自己真的小看了战争。
“姸儿,别乱跑,外面危险!”
看到自己女儿竟然想要外出,这让夏延立刻惊吓了一跳,转身看着自己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,现在各个都已经吓的呆立一旁,丝毫没有动静,没有一个像妍儿这般胡闹。
如果假以时日,在经过自己的打磨,绝对会成为南域的一主,只可惜他没有时间了。
“父王,你别拦着我,我要去炎辰,看他怎么样了!”
呆立片刻的夏庞德这时也回过神来,身为长子可不应该如此,就凭外面那几声枪响就吓的不行,“父王,我要出去看看!”
看到他们两个的举动,夏延立刻阻止道,“好好的呆着,别添乱!”
而此时在二层船舱,炎辰竟然在安心的喝着茶水,丝毫没有为外面的枪声惊扰,这些人只不过是前来打探的小卒子而已,用不到他们亲自出马,等这一波试探过后,后面来的才是大家伙。
“炎辰,你这茶真不错,我可是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的茶啊!”
商鸠摇摇头不停的赞道。
“过奖了!”
“呦!有茶水怎么不请我老道喝上一杯?”
就在这句话语传来之际,商鸠一脸惊骇的看着此人,他什么时候上船的,怎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。
“老家伙莫怕,我还不至于杀你!不然老道我罪过可就大喽!”
说着话语,只见古老道一屁-股直接坐了下来,拿起茶杯自己主动到了一杯,一饮而尽。
“炎辰,他,他什么时候来的!”
要说在南域,能够让商鸠害怕的可是没有几人,炎辰另算,这个道士可是他最为心惊的那个人,谁也说不准,这个道士万一在发疯一次,把自己整个生不如死,那可真的悲哀了。
“就在我们开船以后。”
炎辰轻声说了一句,便不在理睬。
他和大国师二人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的和解可能,现如今之所以在一起无非就是避免引起夏国震动,只是让炎辰最为担忧的是,那高高在上的那人能不能够理解这里面的意思。
想要除掉他们有很多种,如果他要是用其这一种的话,那无疑是自掘坟墓,只是依照此人的性情,他真的很有可能做出这等糊涂之事。
“在我们开船之后?”
这才商鸠再次仔细看向老道,发现他身上竟然有些水渍,这才恍然大悟,不由的对这个老道的身份产生了怀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