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isdg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 起點-第1255章 天幽(一更)閲讀-lwrv0

超腦太監
小說推薦超腦太監
“徐姑娘!”万震忍不住唤道。
徐智艺又在空中出现。
她蹙眉看一眼万震,摇摇头:“他们的底细,你以后自会知晓。”
万震忙道:“他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他现在就想知道他们的身份。
最关键的是,为何给自己如此巨大的威胁感,仿佛被天敌盯上一般的难受。
徐智艺淡淡道:“是天幽谷的高手,他们最擅长刺杀,潜伏匿踪,修炼之力量与元力不同。”
“天幽谷……”万震皱眉沉思。
他根本没听过这名字。
徐智艺道:“世人难知,知道他们的都已经死了。”
她摆摆玉手,倏然消失。
烟雨天涯 流沙无际
傾世戀王 只姥
万震这一次没再呼唤,扭头看向独孤弦。
独孤弦正好奇的打量着那八个人。
他们雕像般肃立,一动不动,可偏偏他们的身形在闪烁,飘忽如烛光下的影子,仿佛在虚实之间变幻不定。
“小王爷可知这天幽谷?”万震盯着这八人打量,怎么也看不清他们相貌。
他们仿佛笼罩在阴影里,即使偶尔惊鸿一现,也一闪即逝,快得看不清。
——————
「位面」戰鬥!苦逼攻
“没听过。”独孤弦摇头道:“他们这是什么奇功,好生有趣。”
“这些家伙很可怕。”万震摇头。
更可怕的是徐智艺。
从空而降的八道白光便是八道剑光,这是什么剑法,如此的惊绝?宛如天外飞仙!
这八人奇诡,可再奇诡,在这八道剑光下也毫无闪避之能,直接被钉住。
独孤弦看向萧妙雪与萧梅影。
两女也摇头。
“待我回去打听一下。”萧妙雪道:“袁姐姐应该知道。”
烛阴司的消息最灵通,而且徐智艺既然知道,那袁紫烟也一定知道。
只是徐智艺嘴紧,口风严,不该说的绝对不说一个字,怎么哀求也没用。
袁紫烟则不同。
看似更苛刻,嘴巴也锋利,可心也容易软,多说几句好话还管点儿用。
“这几个人如何处置?”万震看向独孤弦。
独孤弦摆摆手:“我们不能杀,交给城卫吧。”
“城卫?”万震扭头看。
却见六个护卫正挡住八个城卫,不让他们靠近,而八个城卫阴沉着脸,也没强行靠近。
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候太敏感,强行靠近就会被当成刺客,只能站在一旁看热闹。
异界之魔兽霸主 小小力
独孤弦摆摆小手。
六个护卫后退一步放行。
八个城卫身穿蓝衫,脸色阴沉,上前来抱拳一礼:“小王爷。”
穿書之我家竹馬是反派
“这些刺客交给你们啦,好好审一审吧,别弄死了。”
“是。”
我的抗日193 细嚼慢咽
“那老万,我们回去吧。”
“小王爷,我想看看他们到底什么来历。”
“等城卫的口供即可,你难道要亲自审他们?那不合规矩,不成的。”
独孤弦露出无奈神色。
父王制的规矩太多,太麻烦,处处掣肘,真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别人制订规矩都是为了束缚别人,给自己方便,父王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处处给别人方便,给自己找麻烦,束缚自己限制自己。
就好像自虐一般,莫名其妙嘛。
可偏偏父王威望太高,别人都奉行无违,自己这个小王爷也没办法违反。
即使现在父王不在,自己要是违了规矩,也一定会受到劝阻,甚至告状到母妃那里。
母妃对自己可不会客气。
他想到这里,满是无奈。
“不如请圣女过来帮忙?”万震盯着闪烁不定如烛影的八人,轻声道。
独孤弦摇头:“冷姑姑还是挺忙的,别麻烦她啦。”
“还有一位圣女不是吗?”
“叶姑姑更忙,还是不请的好。”独孤弦忙摆小手。
冷露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,叶秋温婉宜人,可独孤弦偏偏更喜欢麻烦冷露,而不想麻烦叶秋。
叶秋虽然温婉宜人,可他在她跟前却老老实实,一点儿耍不起脾气与无赖。
叶秋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力量,让他乖巧。
万震叹口气:“那就可惜了。”
如果请圣女过来,那就能弄得一清二楚。
独孤弦看着八个城卫将刺客们收拢到一起,封了穴道还戴上了脚镣,警惕的慢慢押走。
他收回目光,笑嘻嘻的道:“知道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呢?接下来的日子,这样的刺杀会越来越多,你会慢慢习惯,而且麻木,懒得知道他们是什么人。”
“还会有更多?”
“老万你不信?”
“恐怕这一次会震慑住刺客吧?”万震皱眉道:“这么强的刺客都没能成,还有送死的?”
“不要小瞧武林中人的血性啊。”独孤弦摇头晃脑:“前赴后继,碧血长存!”
“这……”万震皱眉道:“也不至于如此吧?”
小王爷独孤弦只是个孩子而已,根本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,反而一点儿没有纨绔子弟之风。
不知原是知了 壹而撒
就因为是李澄空的儿子,就要被刺杀?
这些家伙难道真的不讲道义?
“刺客倒下一批,我们便多了一批敌人,刺客的亲朋好友想不想报仇?”
“……想。”
“那不就是了?”独孤弦笑道:“他们觉得落架的凤凰不如鸡,趁机踩上几脚,说不定就把我杀了,从而扬名天下呢。”
“……不至于如此。”
“是觉得我把人心想得太黑暗?”
“是。”
“人心比我想的更黑!”独孤弦撇撇嘴:“父王当初曾跟我说过,世间最不能直视的就是人心,丑陋不堪,污浊不堪!”
万震无奈摇头。
独孤弦如此年纪却说这话,听着怎么都觉得怪,也让人心惊肉跳。
这世间还是有好人的。
独孤弦笑道:“不过人心黑暗,所以光明更可贵,要努力激发捕捉光明,这才是生命的意义,这也是父王所说。”
“王爷所说有理!”万震忙不迭点头。
“唉——!”独孤弦叹息:“可惜再不能聆听父王的教诲了。”
万震沉默。
李澄空竟然飞升得如此突兀,自己也没能料到。
正以为李澄空无所不能,天下无敌的时候,他就忽然飞升了!
“不过没关系,我看母妃也不怎么伤心。”
“嗯——?”
“母妃对父王的感情那就甭说了,她不伤心,那说明什么?”
“什么?”
天庭直播间
“说明父王能回来。”独孤弦笑道:“或者说,有可能父皇根本没飞升。”
“不可能!”
“老万,父王做过太多不可能的事啦。”独孤弦笑眯眯的道:“这一次也一样。”
“没飞升……”万震脸色数变。
他能清晰感到李澄空的消失。
但这种消失真的是飞升吗?会不会阵法之类,或者别的奇功之类?
一时之间,他犹疑不定,难下断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