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1kj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《蓋世》-第一千二十五章 這就過分嘍!讀書-7fm9o

蓋世
小說推薦蓋世
“灰暗乐土”首部陆地。
本属于兰宾的塔楼露台上,虞渊斜躺在,一张铺着白色软皮毛的躺椅中。
他惬意地,从眼前银质托盘内,拿起一串青莹葡萄,美滋滋地品尝着。
左右两侧,分别站着两个弱小的心魔族女奴。
原先侍奉兰宾的两个魔女,妖艳的脸上,堆满了谄媚笑容。
一个魔女手中的托盘,摆放着各季节的外域水果,另外一个魔女手中,则端坐精美的水晶杯,里面暗红色的酒液,轻轻晃荡着,香味缓缓释逸。
此刻的虞渊,悠哉快哉。
出自修罗族的艾莲娜,笑容可掬地,和虞渊说着流寇之王的一些事情。
艾莲娜告诉他,兰宾的父亲卡尔夫,拥有着九级的月夜族血脉,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,要虞渊小心应对。
虞渊吐出果皮,端起水晶杯,品尝了一口美酒,笑着点头,“继续说。”
斩杀兰宾之后,虞依依动用煞魔鼎的众多煞魔,逼的帕丁森和艾莲娜乖乖出来,帕丁森也感知到煞魔鼎的恐怖之处,放弃了后续的暗手。
眼看虞渊没继续杀戮,帕丁森很稳重地,选择不报复。
汉末天子 王不过霸
对虞渊来说,他这趟的目的地,乃通天商会霸占的域界,他想通过那个域界,知道神魂宗的情况,和严奇灵的踪迹。
也想弄清楚,他离开以后的浩漭世界,有没有什么惊天变动。
至于“灰暗乐土”的流寇们,于他而言,死也好,活着也罢,无关痛痒。
因为在艾莲娜和帕丁森口中,提议对他进行冒犯的,就是月夜族的兰宾,而兰宾已经死了,很多流寇也一起陪葬了。
既然艾莲娜和帕丁森,如今认命了,服软了,他也懒得追究。
真杀光了这些流寇,没什么意义,他连“灰暗乐土”都不会驾驭,当真以血肉躯体横渡星河,速度不仅慢,还会平添许多额外风险。
于是,暂时就这样了。
此刻,帕丁森站在那停摆着金色三叉戟的位置,凝望着“萤能光罩”的再现,重新恢复秩序的后两块陆地。
帕丁森心中苦涩弥漫。
都是兰宾自作自受!
半响后,他将损伤的根源,归咎在死去的兰宾身上。
重生之妙手遮天 慕長安
如果不是兰宾提出撤销“萤能光罩”,对虞渊离体的阴神发动偷袭,他们本可以和虞渊相安无事,继续朝着通天商会给出的域界前行。
也不会如现在般,他们的麾下死亡众多,兰宾也被虞渊轰杀。
这般想着,他仰头看向那处塔楼前露台上,和虞渊谈笑风生的艾莲娜,略一皱眉,暗道:“希望你这丫头能消停消停,可别暗中使坏,白白地丢了命。”
他很了解艾莲娜。
他知道这位修罗族的少女,从小跟随父亲参与了诸多血腥战斗,和父亲当年镇压了不少域界叛乱,满脸笑容的背后,其实有一颗冷血的心。
而且艾莲娜和兰宾一样疯狂,一旦觉得有把握,有机会,就会冒险尝试。
“呵呵。”
忽然间,桃花夫人御空而来,脚踩着五彩霞云缓缓落下。
帕丁森刚放松下来的神经,又再次绷紧,“你,你来这块陆地干嘛?”
“后面那两块陆地,没什么稀奇的,死的人太多,腥臭味难闻。”桃花夫人挥手在鼻翼处扇风,仿佛要将血腥味挥散,“别紧张,我和虞渊是一道儿的,他既然没对你们继续下手,我也不会胡来。”
明明在之前,你主动和虞渊撇清关系,要所有人去击杀虞渊,现在又说一道儿?
帕丁森心中腹诽着,不自禁地,往后退了一截,生怕她突然释放出剧毒瘴云,将自己吞没。
“这三叉戟有点厉害呢。”
爱在转身之后开始 晴空笑笑
胡彩云顺势上前,一只洁白皮肉下,血管如流逸着霞光的手,轻轻搭在金色三叉戟的把柄处。
她掌心灵能如电光灌注。
金色的三叉戟毫无异变,没有像兰宾发动时,抽离后面两块陆地种种异能的奇特,甚至不见一点金色光辉。
胡彩云微微皱眉。
“此物,是兰宾的父亲卡尔夫留下来的,只有兰宾的血脉气息能催动它。”帕丁森彬彬有礼地道出其中玄妙。
“厉害厉害。”
胡彩云频频点头,握着三叉戟把柄的那只手,微微一用力。
千万桃枝般的晶莹异能,夹杂着独属于她的瘴气剧毒,狂涌向三叉戟内部,疯狂破坏着镌刻在里面的,契合月夜族血脉的纹络,将卡尔夫费尽万金,找能工巧匠铸造的大杀器,内部奇妙搅的稀巴烂。
“既然不能被我所用,还是毁了比较放心。”胡彩云抿嘴轻笑,昂头看了看,目光投射而来的虞渊,“别谢我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你我是如此坚实的盟友,有共同的目标,我帮你应该的。”
虞渊放下水晶杯,哑然一笑,扬声道:“三叉戟的恐怖威力,让你也感受到了威胁吧?你可是担心卡尔夫归来,由这位九级血脉的流寇之王,再次启动三叉戟,会给你带来重创?”
“看破不要说破嘛,反正我们在没有抵达那域界前,短暂结盟好了。”胡彩云笑盈盈地,不再多看废弃的三叉戟一眼,道:“这块陆地的好东西,应该高后面两块陆地一截,我自己找找看,就不劳烦你们陪同了。”
后面那句话,她是对帕丁森说的。
帕丁森唯有苦笑。
胡彩云此刻的架势,他们太习惯了,就像是他们抢掠别的域界,弱小势力和种族那般,胡彩云摆明了是抢掠他们。
呼!呼呼!
一簇簇的彩色烟云,内含胡彩云的意识,从她袖口飞出,向这块陆地的塔楼,和摆放着众多物资的地方飞去。
“虞渊,你这可就过分喽!”
她释放出的一簇烟云,刚钻入第一个塔楼,她就看到里头有煞魔,被凝炼出实体的黑妪指唤着,四处游荡。
别的塔楼内,另有黄灯魔,破甲和银锁,也在使唤着煞魔细致搜查。
一处高台上,黝黑大鼎静静悬停,虞依依则晃荡着细长的两条白腿,端着一个大果盘,有模有样地学着虞渊,一边吃着水果,一边吩咐着煞魔,收集她和虞渊认为有用的,能够增进自己的材料。
想分一杯羹的胡彩云,当然是满腹的不乐意。
“这块陆地,是我拼杀抢夺而来的,一切有价值的材料,当然是由我来先挑选。”虞渊神色从容,指了指后面两块陆地,“你应该待着的地方,在后面。放心,后面真有什么厉害稀罕的,我不和你抢。”
“后面,没太多值钱的玩意。”胡彩云不满道。
官場透視眼
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虞渊笑道。
艾莲娜看着旁边,和桃花夫人争抢地盘的虞渊,心中感到怪异。
他们才是“灰暗乐土”的主人,是行走在夹缝的流寇啊,为什么虞渊和胡彩云,一占据上方,表现出来的也是强盗行径?
“有趣的家伙。”艾莲娜眉梢带笑。
一个暗金色流沙瓶,被裹着黑衣絮絮叨叨的黑妪抓着,毕恭毕敬地递给虞依依,黑妪垂着头,似不敢和她对视。
虞依依握着瓷瓶,轻轻点了点头。
黑妪便恭敬退下,依然指唤着智力低下的煞魔,去别的塔楼找寻奇物。
哗!
大哥有罩门 佚名
点点暗金色光烁,带着一股轻盈空灵的气血,沙砾般洒落在虞依依身上。
她的躯体骤然明耀,如身披一件暗金色的雾纱,款款地站起来,看向露台上的虞渊,她以心魂征询:“此陆地,有不少相对珍稀的灵材,能助我凝聚躯身。”
“真正的躯身,而非虚幻的灵体!”虞依依补充。
虞渊略一颔首,同样以心念回应,“放手去做!”
他知道眼前的虞依依,已有躯身雏形,只是尚未真正被洗涤精炼,没有获得大的突破和强化。
好比他,拥有血肉躯体,没有以“煞魔炼体术”淬炼,没有反复强固。
而“灰暗乐土”,由于是三大流寇之王的宝地,囤积着许多珍稀的材料,且不少在浩漭天地,万金难求。
虞依依通过放出来的众多煞魔,定然是瞄准锁定了,一些有利于她,能助她强健的灵材,所以有此一说。
虞渊自然是爽快答应。
“多谢主人!”
虞依依抿嘴一笑,身影反而缩回鼎内小天地。
大鼎陡然离高台而起,缓缓飘荡着,去黄灯魔所在的塔楼,去熔炼那些新奇的灵材和异晶精。
因煞魔鼎重创,一头头至强煞魔的陨灭,她曾经千锤百炼的体魄,也化作齑粉。
时隔多年,有了新主人的她,随着煞魔鼎的恢复,众多新煞魔的形成,她在外域星河深处,终于开始再次为自己重塑躯体。
“她,她是那大鼎的器魂?”
艾莲娜颇为惊异,望着虞依依驾驭着煞魔鼎离开,一脸若有所思地说:“就像是外域天魔,达到一定等级之后,挑选或凝炼躯体,她也是这么做的吗?”
虞渊回过神来,盯着一副大惊小怪表情的艾莲娜,忽轻浮地伸出一根指头,抵在她略尖的下巴处,“你们修罗族的魂魄波荡,轻微到难以感知,不过呢……你似乎很想杀我是吗?”
讲话时,他坐直了身子,凑向前,和艾莲娜四目相对。
这位身段火爆的修罗族少女,身上散逸的独特木质香味,他用力嗅了一口,还看到艾莲娜眼眸深处的微小光点,如看到里头潜隐着的杀念。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被他抵着下巴的艾莲娜,不仅没大多数女人应有的羞赧,还主动地朝着他靠拢,高耸的酥胸几乎贴上他胸腔,“你没上这块陆地前,我就说了对你很有好感呢。浩漭天地的人族,和你一样有意思的不多,而且都很老!”
“我不喜欢老家伙!”
艾莲娜眯眼而笑,媚意顿生,比旁边两个心魔族的魔女,都要诱人。
能够冲出浩漭天地的人族修行者,几乎都有百岁,或更高的年龄,且大多奇异的阳神之躯。
真身抵达的自在境强者,几百岁,上千岁的都有,被她称呼为老家伙也正常。
只是,外域星河的异族,寿命可比浩漭的人族悠久的多,动辄活了几百年,上千年的异族,才不过是青年才俊罢了。
她说不喜欢老的,令虞渊心生异样。
突然间,虞渊感知到不对劲,他先挥手示意两个魔女离开,再一把扣住艾莲娜的脖颈,凌空提着她,将其拖回塔楼里头。
鼻孔中,一缕缕头发丝般细长的紫色微光,被虞渊逼离。
宠妻成瘾,男神老公矜持点 小虫儿
纤细的紫色微光,在空中中哧哧作响,凝神细看,会发现居然是形若“赤鼋血虫”的长条形异虫。
艾莲娜脸色稍变,两手骤然用力,竟掰开了虞渊扣住她脖颈的大手。
她在塔楼内站直身子,看着那些紫色微光,被同样微小的绯红剑芒斩灭,“我看重的男人,可不能是窝囊废,我不过是试试罢了。”她挑衅地,斜了斜虞渊,自己先活动关节,“我们搭下手,让我感受一下,你真正的力量如何?”
一股暴戾而雄浑的气血,陡然从她火辣的体魄涌现,她似在顷刻间,化作了一头暴动的母龙。
膝盖,肘部和肩膀,天然生出的棱刺,透出的锋锐感,犹如大剑仙的剑尖!
“好啊。”
……